新浪微博
微信互動

如何防范和減少產科的醫療錯誤


  產科工作從某種意義上說,是一種高風險的工作,它關系到母嬰的安危。雖然近年來在廣大產科工作者的努力下,孕產婦死亡率和圍產兒死亡率已明顯降低,但隨著各種產科疾病種類分布的變化和處理方法的改變以及群眾維權意識的提高,產科的醫療糾紛卻有增無減,使產科工作者的思想壓力無形增加。因此,如何減少醫療錯誤成為所有產科工作者十分關心的問題。


  要解決這個問題,首先要從目前產科疾病分布情況及處理方法的改變說起,這里我們引用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婦產醫院進行的包括全國各地區2011年產科主要疾病分布及分娩方式的統計報告,其材料來自全國二、三級綜合醫院和婦幼保健院11萬次的分娩調查,是近幾年來難得讀到的有關產科疾病統計方面的好文章。在產科疾病譜上排名第1位的是胎膜早破(15.27%),第2位是早產(7.24%),第3位是逾期妊娠(6.71%),第4位是妊娠期高血壓疾病(6.71%),其他還有妊娠期肝內膽汁瘀積癥(ICP)、前置胎盤、胎盤早期剝離等,而嚴重威脅孕產婦生命安全的羊水栓塞的發生率是0.06%。在胎兒方面,巨大兒的發生率是7.09%。在分娩處理方面,剖宮產率高達54.77%,產鉗術僅占0.94%,臀位助產和胎頭吸引器最少,各占0.10%。這些數字對我們有很大的啟迪,它已經提示我們防范的重點應該放在哪里。


本文將分幾個方面探討如何防范和降低醫療糾紛的問題。


1幾個比較常見的容易發生醫療糾紛的問題


1.1    縮宮素的使用    縮宮素是產科的常用藥物,經常用于引產和催產。但是,縮宮素引產和催產方面出現的問題在醫療糾紛中占有相當大的比例。


  首先,引產必須要有指征,沒有指征引產,出了問題,傷害了孕婦,醫生要負責任。其次,前文已提到2011年的產科疾病譜中的首位是胎膜早破,在產科人群中占15.27%,晚期妊娠要占其中的絕大部分。晚期妊娠胎膜早破在破膜2 h以上未臨產者就是引產的指征,而逾期妊娠也是引產的指征,因此縮宮素引產在此兩者特別是前者中使用得很多。按照縮宮素引產的規定引產,必須按照規定的濃度、控制好滴速、嚴密觀察宮縮和胎心率,并有專門的定時記錄,其安全性應該是很高的。可是在醫療糾紛案例中縮宮素的錯誤使用引起的醫療糾紛是十分常見的一種,主要是:有的沒有專門記錄,甚至沒有記錄,有的持續使用縮宮素直至胎頭娩出,甚至胎兒已發生窘迫仍使用縮宮素點滴,以致新生兒嚴重窒息,個別還導致羊水栓塞的發生。毋庸諱言,用錯誤的縮宮素引產方法危害很大。中華醫學會上海分會等編寫的《婦產科診療常規》(1998)規定,凡用縮宮素引產,宮口開至3~4 cm,宮縮良好者應停止縮宮素點滴,觀察產程進展。因此,在上海罕有因用縮宮素引產而發生醫療糾紛者,其他重要的婦產科學參考書如《臨床婦產科學》對此也有同樣觀點,所以在縮宮素引產的應用方面,這是值得推薦的一種方法。


1.2    巨大兒和肩難產    巨大兒和肩難產往往是相關聯的,胎兒體重越大,發生肩難產的可能性也越大,這已是不爭的事實。近年來,人民的生活水平顯著提高,巨大兒的發生率也隨之提高,巨大兒的發生率各地不同,約在6%~8%。肩難產的助產方法目前已有很多改進,如采取屈大腿的體位(Roberts法)、恥骨聯合上方加壓、旋肩法,但是對特大的巨大兒這些方法也解決不了問題,往往還是會發生不同程度的臂叢神經損傷及新生兒窒息,個別情況還會發生雙側上肢損害(一側肱骨骨折,另一側臂叢神經損傷)。所以,關鍵還是在產前盡量準確地估計胎兒體重大小,決定恰當的分娩方式。


  目前,尚沒有十分準確的估計胎兒體重的方法,現在采用的方法很多:徒手測量方法:宮高×腹圍、宮高×腹圍+200、宮高+腹圍>140cm、宮高×宮寬(臍水平)×4.5,超聲雙頂徑>100 mm及胎兒腹圍的大小,母親的身高及BMI>25等等,其中雙頂徑>100 mm是比較有意義的。不過,單單依靠一項指標來肯定或否定巨大兒的可能性是不可靠的。這里介紹一個案例:患者第二胎,曾分娩1次,新生兒體重3600 g,本次足月妊娠分娩,雙頂徑93 mm,按照宮高和腹圍計算,胎兒體重估計3800 g,分娩時不順利,不幸發生肩難產和臂叢神經損傷,新生兒體重5500 g。事后分析,該產婦身高1.62 m,產前體重101 kg,BMI 38.6,所以單憑前面的一或兩項指標估算是不夠可靠的。此外,還要注意病史,有沒有糖尿病家族史,本人有沒有糖尿病或妊娠期糖尿病,有沒有分娩過巨大兒。有的案例是在發生肩難產后才追問出有糖尿病的病史,說明病史詢問不認真,不細致。目前,肩難產和臂叢神經損傷發生在基層醫院的比較多,但偶爾也有發生在二、三級醫院者。總之,在臨產前,仔細詢問病史,用多種測量方法進行綜合評估,得出與胎兒實際體重相近的估計體重,并注意選擇恰當的分娩方式是非常重要的。


1.3    羊水栓塞    羊水栓塞是產科嚴重的并發癥之一,它是我國孕產婦死亡的第2位原因。近年來,雖然由于搶救技術的提高,羊水栓塞死亡率有所降低,但羊水栓塞的發生率并未降低,并有逐年上升的趨勢。羊水栓塞發生的誘因,根據不少地區的報告,仍以引產為主,主要還是縮宮素、米索前列醇,往往與其使用方法不當、劑量過大過頻有關。劉鳳潔等報道的北京市1996—2010年孕產婦因羊水栓塞死亡共67例,其中用縮宮素引產及催產和用前列腺素制劑誘發羊水栓塞者52例,占77.6%;還有無法加以統計的就是“腹部加壓”,在第二產程中,腹部加壓是導致子宮破裂、羊水栓塞等的危險因素,根據劉鳳潔等的報道,誘因明確為腹部加壓者2例,尚有一些沒有完整記錄而無法進行統計者。


  對羊水栓塞的及時診斷和搶救,完全與當時在場的醫生或助產士的職業敏感性有關。胎膜已破的患者,在第一產程特別是在第二產程中突然出現呼吸困難、面色蒼白、血壓下降、意識模糊等情況,應該立即想到羊水栓塞的可能性,即刻采取抗過敏、解除肺動脈高壓、吸氧及升壓措施,準備氣管插管和準備輸血及各種血制品,并立即向上級反映,組成有效的搶救團隊,迅速投入搶救;另一方面,要盡快地終止妊娠,以免羊水繼續進入體循環。所以,搶救是否能成功,相當大的程度上取決于投入搶救的速度。搶救失敗,往往就輸在這第一步上。比較困難的是遲發性羊水栓塞的診斷,它一般發生在產后半小時以內,其特點是產后出血由少到多而且血不凝,應用縮宮素等子宮收縮劑仍不能有效止血,出現彌漫性血管內凝血的表現,應立即查凝血功能;搶救的重點要準備大量的血和血制品,必要時要果斷切除子宮。


1.4    剖宮產問題    由剖宮產所引起的醫療糾紛也很多。自20世紀末以來,因各種原因,剖宮產率不斷上升,至2011年已達驚人的54.47%,兩個孕婦中竟有1名孕婦以剖宮產分娩為結局,所留下的問題多多。做過1次剖宮產的婦女,再次妊娠將要經歷更多的風險。所以,現在各地都采取了相應的限制剖宮產的政策,有的甚至定出指標。但這個問題不是靠一紙命令可以解決的,還是要用科學的方法來降低剖宮產率。


1.4.1    剖宮產指征問題    剖宮產是一種手術,是手術就會有一定的風險,例如麻醉、出血、感染、切口愈合以及再次妊娠后的一系列問題,這與陰道分娩是無法比擬的。所以,做剖宮產手術必須要有指征,沒有指征做剖宮產出了問題,醫生所負的責任就會增大。曾經有過這樣的案例:在交接班的時候,做沒有指征的剖宮產,手術匆忙,術后發生巨大的腹膜后血腫,發現又太晚,雖然積極搶救,產婦仍不幸死亡。這本來是完全可以避免的!它給一個家庭造成了巨大的不幸,令人嘆息,醫生則難辭其咎了。剖宮產還有一些并發癥,例如羊水栓塞,一旦發生,搶救難度大,所以沒有指征,不宜做剖宮產。


1.4.2    剖宮產術中發生大出血及血腫的處置    近幾年來,介入技術發展很快,產前發現了兇險性前置胎盤,可以先做好附帶有氣囊設備的介入的準備下然后進行手術。但在沒有這種設備的單位或者沒有做這種準備的產程進展不良、產程延長時的患者做剖宮產,由于子宮收縮乏力,容易發生產時出血。另外,一般的植入性胎盤在剝離胎盤時也容易發生出血,雖處理方法很多,但是如肌注縮宮素、卡前列素氨丁三醇不能奏效,必須尋找他法。近年來,背帶式縫合即B-Lynch縫合是一個簡易的處理子宮收縮乏力性出血的有效方法。另外,長紗條填塞也是一種有效的止血方法,紗條要均勻地填滿整個宮腔,壓緊,不留任何空隙,填塞后必須觀察一段時間,看紗條是否被浸濕,關腹以后尚需在手術室留置1~2 h,用超聲監測宮腔與紗條之間沒有明顯的液性暗區方可送人ICU或病房。24~48 h后將紗條緩緩抽出。

在特殊的緊急情況下,髂內動脈結扎是迅速止血的方法,結扎髂內動脈并不復雜,循髂總動脈下行,可以探查到髂總動脈分支髂內動脈及髂外動脈,打開后腹膜,捫及髂內動脈,髂內動脈一般長約4 cm,在髂內動脈下行2 cm處,用彎鉗分離并挑起髂內動脈用可吸收線結扎,一般在5~10 min即可完成雙側結扎,可以立即止血。我曾經為1例剖宮產后子宮下段縫合處下緣2 cm處發生大血腫,因大出血而發生嚴重休克的患者結扎兩側髂內動脈而迅速止血,贏得了大量輸血糾正休克的寶貴時間;以后曾協助他院利用該法為復雜的宮頸裂傷和復雜的陰道撕裂止血獲得成功。但是,使用該方法后必須在手術室中留觀2 h,因為盆腔內側支循環豐富,約40%的患者可通過側支循環而再出血。但是這仍是一個有效的止血方法,除了能立即止血外,還贏得了2 h的搶救時間,對某些剖宮產并發大出血已發生DIC的患者,且子宮血管內可能尚殘留有羊水內容物需立即切除子宮者是個應急的辦法,每個高年產科醫生都應該掌握這個方法。


  血腫問題:有時剖宮產操作不慎可以發生血腫,較常見的是闊韌帶血腫或盆腔血腫。在手術尚未結束時,闊韌帶血腫就已明顯出現,有時體積很大,此時應該打開闊韌帶,取出血塊,尋找出血點,出血往往來自子宮靜脈叢,可以邊用紗布浸壓片刻,迅速取出紗布,暴露出血點,然后縫扎。有時出血點不止1處,應該縫扎1處后再看有沒有另外的出血點;處理好后要留置引流。在縫扎時切忌大塊縫扎,因此處不遠有輸尿管經過,稍有不慎可以傷及輸尿管而發生腎盂積水、輸尿管積水等。對這種手術中出血多、縫扎多而心中顧慮傷及輸尿管者,可在手術中立即請泌尿科醫生會診,幫助弄清楚是否傷及輸尿管,如果確實傷及,可在術中處理。如在關腹以后回想起是否傷及輸尿管再行超聲檢查,請泌尿科會診就麻煩多了。


  至于盆腔血腫,往往較深而大,一般不易找到出血點,填塞長紗條壓迫止血是比較可靠的方法,一般在48 h后慢慢抽出。


  剖宮產發生腹膜后血腫是很少見的,在術中不易發現,往往在手術中損傷了小動脈或靜脈叢,血液滲入盆底而至后腹膜,大量積聚形成大血腫;如果是損傷小動脈,血腫出現比較迅速,常常是在手術后不久,患者血壓下降,表現為嚴重貧血,脈率極快,紅細胞數及血紅蛋白量驟降,但又找不到出血來源,這時必須想到腹膜后血腫,超聲可以協助明確診斷。腹膜后間隙容量很大,可達4000 mL甚至更多,因此發現過晚,可以發生嚴重的失血性休克以致死亡。還有些腹膜后血腫是靜脈叢破裂引起的,血腫到達一定程度出血自止,患者表現為貧血,但卻一直發熱,找不到原因,可以通過體檢,發現病側腎區及周圍有叩痛,尿常規并無異常發現,超聲可以協助診斷為腹膜后血腫,一般無需手術,可吸收而自愈。


1.5    相對性頭盆不稱和中骨盆問題    自剖宮產率明顯上升以來,不認真做各種產科檢查,對胎頭位置和骨盆的關系的關心顯著減少而生疏了。從很多醫療糾紛中可以看到由于不重視陰道檢查,記錄上寫著坐骨棘間徑10cm,坐骨切跡>2橫指,可產鉗拉出來的新生兒有明顯的顱縫重疊,甚至顱骨骨折,有硬膜外血腫,新生兒有嚴重窒息,有時母親的外陰和陰道也有嚴重的撕裂傷。對這種檢查我們首先表示懷疑,坐骨棘間徑是怎樣測量出來的?沒有儀器的幫助,只能靠估計,這是不準確的。對中骨盆的了解要依靠對中骨盆的全面檢查,如果坐骨棘不突出,坐骨切跡寬度明顯>2橫指,骶骨彎度為淺弧度,骨盆側壁不內傾,這樣的中骨盆沒有明顯狹窄。同時還要看胎兒頭顱的情況,要了解胎頭的大小,胎頭的高低,是枕前位還是枕后位,有沒有產瘤,顱縫是否重疊,胎頭和骨盆是否相嵌得很緊。總之,要了解頭盆關系。這些內容,教科書和參考書上都有,主要是不重視,沒有認真實行。這里試舉1例:胎兒估計3800 g,產程已經12 h,宮口開全1 h,胎頭位置為S=+1,為枕后位,骨盆并無狹窄,宮縮良好,等待1 h,胎頭不下降,但已經出現了明顯的產瘤。下一步我們認為以剖宮產終止妊娠為宜。因為中骨盆產鉗對胎兒和母親可能發生的損傷較大,而以剖宮產終止妊娠更為安全。總之,在產程進展不順利的時候,要認真檢查中骨盆情況、胎頭方位及胎頭位置高低,相應地作出正確的判斷,決不能馬虎了事。


1.6    其他    以上討論了5種比較常見的容易發生的醫療錯誤,其他還有重度子癇前期的處理,常常是處理不積極,諸如用藥量不足、終止妊娠不及時以致發生了嚴重的并發癥,或者是出現了嚴重的并發癥而發生誤診,例如肺栓塞誤診為心衰,這是需要嚴加防范的。還有雙胎的診斷和處理,如雙胎中的一胎死亡、早產、新生兒腦癱等等,相當一部分案例并不是醫生的過錯,而是孕產婦不理解所致,這就要加強醫患溝通。還有多見的是異位妊娠引起的醫療糾紛,多數是發生漏診的錯誤,這反映了醫生在初診時沒有警惕存在異位妊娠的可能性,導致腹腔內大出血。


2在防范產科醫療錯誤方面,我們應該做些什么


2.1    提高產科工作者(醫生和助產士)的品德和責任感    產科工作者的品德是指的什么? 首先是誠實,病史上的內容應該一定是真實的,不虛假;沒有做的事情就是沒有做,做錯了事情就是做錯了,不能虛構。其次是講原則,患者及其家屬中有些人講生辰八字,提出某一天做剖宮產或引產等等不恰當的要求,面對這些要求,無論是認識的熟人或者是不認識的人一概不能答應。有的時候,錯誤就發生在這些問題上。第三是果斷,果斷是建立在正確的判斷基礎上的,這是一個產科醫生必須具有的品德,要能當機立斷,如果在病房里遇到臍帶脫垂,立即托住胎頭,準備在病床旁手術,搬動過多,胎兒就會發生危險。如果發生剖宮產時大出血,會讓你考慮到一系列問題,但應該根據具體情況,立即采取措施,必要時需切除子宮,也要果斷作出決定,拖延猶豫,將會付出極大的代價。


  我們產科工作者要有強烈的責任感,因為我們面對的是兩條生命。責任感體現在認真這兩字上。認真體現在你做每一件事的態度上,以書寫病史為例,目前實行“二孩”政策,很多三四十歲的大齡婦女來生第二胎,就應該問清楚第一胎是哪年生的,陰道順產還是手術產,新生兒體重是多少,小孩現在好嗎,做到心中有數。又以觀察產程為例,你必須忠實地守護在產婦床邊,觀察胎心、宮縮的變化,特別是用縮宮素引產時,一旦發現異常,立即處理,并報告上級,而上級醫生不是只聽匯報,他(她)應該親自來看看產婦,處理是否正確,還有什么要補充處理的。又如剖宮產中的出血量,需要準確地計量,而不是隨便地估計一下,敷衍了事,有時剖宮產中患者的血容量不足,問題就出在這里,這恰恰是關乎人命的,所以馬虎不得。以上的舉例,是醫療錯誤中常常出現的。總之,做事一定要認真,這就是責任感的體現。


2.2    加強產科臨床知識和基本技能的訓練    產科臨床知識十分重要,但不是每一位產科醫生或助產士都掌握了所有的臨床知識,這是要反復學習和記憶的,例如對重度子癇前期的處理,常常只記住了用作解痙的硫酸鎂,鎮靜的地西泮,忘了降壓藥和利尿劑,更忘了留24h尿測尿蛋白定量。很可能有些醫生認為這些事太荒唐了,似乎是不可能的,但是確有其事,還有其他一些例子,這里不能一一枚舉。我們希望對各種常見的和重要的疾病如胎膜早破、逾期妊娠和前置胎盤、子癇前期、胎盤早剝等等這些疾病的診斷和處理方法要反復閱讀,牢牢記住,一旦遇到這些情況,能正確處理。


  一位產科醫生不能“只會動口,不會動手”,有很多醫生能做剖宮產,其他經陰道的產科手術就差強人意了。例如準確地查清胎頭方位和胎頭高低后上產鉗,這并不比做剖宮產容易,如果沒有經驗,就有可能傷及產婦或新生兒。所以必須先在平時訓練,當有需要時就能完成任務。可以在平時訓練的產科手術是低位產鉗、臀位助產術和肩難產助產術。訓練所要求的器材不多,用一個普通的骨盆模型和一個布娃娃,在老師的示范下,反復練習,了解了每一個步驟,到時候就用得上,我們年輕時就是這樣訓練出來的。


2.3    學習如何與患者及家屬交流    人們稱呼我們醫務人員為“白衣天使”,有時候,我感到我們愧對這個稱號,我們的態度生硬、簡單,不能善解人意。這個問題需要改變,特別是我們產科工作者。因為產婦及家屬是滿懷著對將來的期望到醫院里來的,她們可能也知道分娩是有風險的,就看我們怎樣接待她們。一般來說,在產科門診,她們已經接受了初步教育;到了病房,我們應該就面前的產婦,根據她的主要問題作介紹,態度要熱情、懇切,語言要通俗易懂;我看到產科關于醫患交流表的內容很多,幾乎涵蓋了整個產科,所以不可能做全面介紹,因此,只能講有關的重點問題,而且要說透,不能含糊其詞,這就是通常所說的“告知”,患者和家屬聽懂了并同意醫生的意見,就請簽字。在住院過程中,醫生有重大決定,談過了,無論患方同意或者不同意,都要簽字,談1次,簽1次字。特別是關于剖宮產或陰道分娩,醫生要有明確態度,為什么要做這樣的決定要解釋清楚。


2.4    假節日問題    多年以前,我有過1次沉痛的教訓:一位前次剖宮產小兒不幸死亡而剖宮產切口部曾嚴重感染再次妊娠的孕婦到某婦產科醫院住院,那時我正在這家醫院帶學生實習,我發現她的腸道與腹壁瘢痕有粘連,時值當年國慶節前夕,這位孕婦已足月,我準備為她做了手術以免在國慶節發生意外。該院的老主任對我說:“戴醫生,你又帶學生,又替我們值班,太辛苦了,過節后再手術吧。”我沒有再堅持就回家休息了,臨走前還特別交了班。國慶節后再回這家醫院,才知道這位孕婦在上廁所時突然腹痛,值班醫生慌了手腳,一聽胎心不好,趕緊手術,進腹的時候忘了交班時說的腸粘連,把小腸剪斷了還沒有發現,結果,胎兒也死了,關腹時才發現小腸斷了,腸內容物已經大量流入腹腔,其后果也可以料到,術后很嚴重的腹膜炎,大力搶救也沒有成功,母親和胎兒雙亡。該院老主任很難過地對我說沒有聽我的話,我十分后悔沒有再堅持一下。這個教訓太沉痛了。自此以后,在節前,凡是條件成熟可以處理的重危孕婦我都做好處理,決不拖延。在處理醫療糾紛案件中,我發現有好些都發生在假節日中,都是已經住了院,沒有及時處理,結果在假節日中出了問題。所以,這里要奉告產科主任們,在假節日前一定要做好安排,可以處理的重危孕婦先處理好,必要時要安排好加強的值班人員。


2.5    輸血問題    曾經有位著名的婦產科醫生說過:“產科是個和血打交道的職業”。事實確實是這樣,流產、異位妊娠都會大出血,剖宮產和陰道分娩更可能發生大出血。一旦發生大出血,就需要大量的血和有關的血制品,所以每一個孕婦都要在產前做好血型及RH分型。在剖析很多醫療糾紛的案件后可以發現,一旦發生大出血后,輸血跟不上,以致喪失搶救良機的并不少見。因此,一些用血有困難的基層單位,對高危孕婦應該介紹至有輸血條件的單位分娩。而有輸血條件的醫院,對有出血可能的高危孕婦終止妊娠前要備好血及有關血制品以備不時之需。而且臨床上一旦需要用血,能在規定的最短時間內提供血和有關的血制品。但是輸血有可能會遇到一些意外的情況,例如有溶血或有其他困難一時配不上血的,應立即按照2012年頒布的“醫療機構臨床用血管理辦法”(衛生部85號部長令)及“臨床輸血技術規范”中的有關內容處理(網上均可查到),不過,這些問題平時就應該注意,不要臨渴掘井,貽誤搶救時機。


2.6    保留必要的證物    要注意保留各種證物:宮內刮出物、臍帶和胎盤、切除的子宮、下腔靜脈血和右心血。宮內刮出物經過病理檢查有無絨毛可對異位妊娠以及罕見的宮內宮外同時妊娠的診斷有很大的幫助,僅僅依靠肉眼觀察不能肯定絨毛是否存在;胎盤和臍帶可以協助明確胎兒窘迫或死亡的原因,以臍帶為例,臍靜脈血栓形成、臍帶過度扭轉都可導致胎兒窘迫或死亡;切除的子宮對診斷羊水栓塞有很大意義,約50%的羊水栓塞在子宮內可以找到羊水內容物,但發現羊水栓塞與子宮的取材部位有很大關系,如難以肯定可將子宮保留交有經驗的單位做進一步檢查。


2.7    總結的重要性    凡進行一次搶救,應該做一次總結;搶救失敗,實事求是地對每一個步驟和細節進行回顧,找出失敗的原因,對以后的工作有很大的幫助。對成功的搶救也是一樣的態度,因為在搶救的過程中,也可能走過彎路,也是可以引以為誡的。回想1960年,那時我在重慶醫學院工作,我們婦產科接連出了幾起醫療事故,科主任司徒亮教授在全院大會上被點名批評,司徒醫生并不氣餒,這些事故的發生與他無關,但他在全科會議上說他沒有領導好科室的工作,他要承擔發生錯誤的責任。他十分認真地和大家一同分析發生錯誤的每一個細節,并提出具體措施以防止這些錯誤的再發生。他的態度十分誠懇,使我認識到一個人對待錯誤的光明磊落的態度,這是一種勇敢的行為,也就是“知恥近乎勇”。在這以后,婦產科逐漸成為全院最好的科室之一。在這里,我們也看到老一輩的學者是怎樣嚴格要求自己的。其實,一個人常常會犯錯誤,犯錯誤就改是正確的態度,犯錯誤不改,很容易再犯下一次錯誤。


3建議


3.1    提高基層醫院和民營醫院的產科醫療工作水平    根據我所接觸到的醫療糾紛,大多數是基層醫院如縣醫院或縣級以下醫院,還包括一些中醫院和民營醫院,個別醫院產科用的還是較早年代的術語,描寫宮底高度,用的是劍下幾指,也沒有胎兒體重的估計,處理的水平也比較差。因此,提高這些醫院的產科水平可以減少很多醫療糾紛。國內已有不少地方在著手解決這個問題,例如上海,以區為單位,每個季度召開一次重危產婦搶救和圍產兒死亡討論會,區里有產科的醫院的產科主任和新生兒科醫生都參加,有三甲醫院、二級醫院以及民營醫院。另外,還邀請退休老專家也參加,對這個季度里的每一例重危產婦的搶救和每一例圍產兒死亡都認真討論,會上自由發言,氣氛熱烈,最后組長總結,這里面有經驗,也有教訓,大家都覺得收獲很大。我認為這個方式很可取,每個區把情況一匯報,市衛計委就掌握了全市這方面的動向,可以采取必要的措施。重慶市也介紹了很好的經驗,重慶市40個區縣按地域劃分,分別與重慶醫科大學的兩家附屬醫院及第三軍醫大學的三家附屬醫院對口掛鉤,負責幫助成立院級、區縣級、市級三級救治體系,5個市級孕產婦救治中心除了接受轉會診患者,還負責技術指導工作,免費接受各級醫院醫護人員短期進修學習,進行理論和技能培訓,兩年來,取得較好的成績。這里介紹了兩個地區的方法,各個地區可以采取適合自己的方式來提高基層產科工作者的水平,對減少醫療糾紛肯定有所裨益。


3.2    加強醫療糾紛、醫療事故的統計和分析    現在解決醫療糾紛和醫療事故的機構很多,方式也很多,有的是醫院自己解決了,有的是通過調解機構解決的,有的是通過法院委托司法鑒定機構解決的。而產科的醫療糾紛在整個醫療糾紛中占了不小的比例,怎樣能從這些不同的方式和機構取得可用的有關產科的醫療糾紛和醫療糾紛的內容和數字進行分析,提出指導性意見,必將有益于減少醫療糾紛的工作。當然,這個工作不容易做,還需要下很大功夫。

上一篇:盤點:冠脈影像之OCT研究進展
下一篇:為了預防肺炎球菌性疾病,我國接種疫苗的建議是什么?
分享到:
足球狂欢节免费试玩